月份:六月 2012

土東之始

土東之始

人正在土耳其東北部靠近喬治亞的邊境城市 Hopa ,雖然說是一切平安、但與我預期的有不小差異。這類型的生活倒是比較像是花錢受罪 :p

除了不確定性之外,我仍在思考到底該怎麼繼續才好。看似雷同的行程規劃、西班牙之行可以說是大不相同。記得前兩三天想到澤木耕太郎說到:「旅行沒有目的是很可怕的。」完全是如此啊!

被生活切割出來的旅行片段。

被生活切割出來的旅行片段。

在旅行前夕,這個時刻留存的不是傷感或者是對行程的期盼、有一部分則是開始轉換對話的情境。一人自助旅行最值得玩味的就是不斷的喃喃自語,甚至到某些時候會變成鮮少字彙的英文版本。

「就算是在旅行,還是生活、生命的一個片段。」雖然是這麼想著,還是感覺的出不同的神聖性。

為什麼有所不同這件事情、還有回國之後的迅速褪色,這樣的短暫夢境如果包裹數層,永遠醒不來卻又變成恐怖的夢靨。某年意外在信義誠品參加雲門流浪者之歌的講座,也許就是那次確立了「不管如何都要試看看超過一個月的旅行」這樣的念頭。短暫數天的出國散心通常不會考量這麼多,畢竟可供掌握的變數也少、也可以說是沒有太多的彈性:反正就只是好好渡個假罷了。

不論如何煩心,或許這只是種無以言喻的快感,不停試探身為一個人的底限。或許真的只要帶上一句話就能上路:

不要害怕! 但要小心! (澤木耕太郎)